时 间 记 忆
<<  < 2012 - 11 >  >>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最 新 评 论
专 题 分 类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

 
 
   
 
 
流水账1
[ 2012-11-22 10:21:00 | By: 一苇 ]
 

生平第一次因病住院,动了个甲状腺的手术。都说是小手术,对我来说却是一次非常特殊的经历。

117日晚上住院,一直到1112出院。出院后,几天之后,便开始用上电脑。以下,为一些回忆,以流水账的形式记录之。

117

117,晚上8:00多,我们来到医院。隔壁的病人孙姐姐已经动完了手术,睡得很沉。床头两边都是医用监测机器。听她丈夫介绍,是中午12:30进的手术室,下午2点多出来的。

晚上,孙姐姐一直不安稳,晚上10:30时呕吐了一次,医生来过后说是麻醉引起的反应。12:00多又吐了一次。我已经很困了,可是不时被闹醒。孙姐姐的丈夫还打鼾。那鼾声在我听来惊天动地。

118

早上5点多,护士来抽血。抽过血,就又开始睡了。一个晚上没有睡好,第二天起床我就开始头晕了。浑身不舒服。我请求今天晚上回家睡,医生不允许。我说睡不着,医生说,可以配安眠药吃。我立即无语。

一天在医院,无所事事,护士一天三次来量血压、测体温。白天补了很多觉,可是依然不太舒服。

看了本最新一期的《读者》。还看了《心如菩提》,这本书其实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,反正就是消磨时间而已。下午3:00,和丈夫一起在医生刘主任办公室里签了手术同意书。

孙姐姐的术后反应真的很严重,术后血压一直不稳定,照理术后6小时就可以开始进食。可是她早饭、中饭都没有吃,晚饭吃了一点点,吃后不久又吐了,用他丈夫的话说,不是一般吐,是喷射状。吐得床上、床头墙上都是,还殃及另外一个病友的床褥。看着她那模样,我心头直犯怵,说实话,本来倒没有害怕,孙姐姐让我对手术有了恐惧感。因为,我和孙姐姐得的是一样的病,都是做左边的甲状腺手术,检查出来都是近4公分的肿块,孙姐姐只比我大5岁。

119

今天开始要动手术,从昨天晚上1000过后就禁食禁水了。晚上,我尽量让自己快点入睡。

早上很早,我就醒了,但是一直没有起床,因为不能吃早饭,无所事事,所以索性赖床。

我是第四个手术。正常情况,像孙姐姐一样,预计过了中午就开始了。

老公在午饭前赶到了。

下午,姐姐和妹妹们还有外甥女杨杨都来医院看我。三个女人一台戏,姐妹几个平时也没有时间在一起,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等了很久,一直没有手术信息。

姐妹们相继离开。大妹夫留下来了。

下午2:00开始挂水,又过了一会儿,开始进来打针,说是镇静剂。

3:00,我被推进了手术室的大门。

其实,并没有真正地进入手术室。里面还有护士站。我的床被推在护士站旁边。我感觉时间过了很久,可是一直没有人来搭理我。护士站上的护士全副武装,穿的都是和外面的护士不一样的服装。护士们很忙,站里的电话几乎不断,一个接一个。好不容易,有个医生模样的人走过来,对我说,再等等,里面的人麻醉还没有醒。

我继续等待。期间,听到了护士们聊天的声音。

一个说,今天手术倒是不多,可是都是大手术、难手术。

一个说,我原本不信脸相的。那个女的,真的一脸苦相,那个病,没有用了。

我听得心惊肉跳,只是因为镇静剂的缘故,也只是不露声色。可是护士们似乎司空见惯,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表情都没有,云淡风轻。

终于有人来推我进手术室了。在走廊里,我看到了不知哪里的挂钟上显示是3:42

进了手术室。室内有一个男医生正在操作电脑台。还有3个女的不知是护士还是医生模样的人正在准备着什么。因为之前接待我的秦医生说是她和刘医生一起动的手术。我没有看到秦医生,我也没有看到刘医生。我很疑惑,到底是谁给我动手术呢?

我的头发散下来了。护士让我自己挽好,塞进帽子里。就在我塞的时候,刘医生进入了手术室。我还是没有看到秦医生。

只听刘医生说了一声:“今天总算可以正常下班了。”我想,医生们好辛苦。这话说明,手术医生正常下班仿佛是一种奢侈,还有,我算了一下,就算是正常下班,手术结束也该有5点了吧。

根本不容我多想。坐在电脑前的医生问我,是不是有点紧张,血压和心跳都不稳。

我当然紧张啊。我说,我以前查出来有窦性心律、T波异常情况。

随后,医生又问了我家住哪里。我回答完之后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一直到后来,只听见一个人在我耳边说,好了。

我使劲地睁开双眼,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奇妙的画面。

我口欲言而不能。好像有了从我嘴里拿走了什么东西,这时,我才弱弱地问了一句:成功吗?

“很成功。”有人回答。

“谢谢!”我用力说出声来。

后来,我知道自己还说了一声:“痛!”然后,我的脑海里就开始回忆《桃花源记》,然后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后来,老公告诉我,“痛”是我到病房以后说的。老公还去告诉了医生,医生就来帮我在两耳边贴了两块圆形的东西,大概是镇痛用的。

不知什么时候我醒过来,发现自己睁不开眼睛。双眼疼痛得厉害,眼泪也止不住地流。我对老公说,我的眼睛要瞎掉了?老公连忙去叫了医生。医生来了,我急得不知所措,只会说:“眼睛痛啊,我的眼睛要瞎掉了。”医生说,是结膜炎。点些眼药水就可以了。多点几次。好不容易,眼药水来了。老公帮我点,眼药水点进眼里更加痛。一个晚上,也不知老公帮我点了多少次眼药水。

一个晚上,我处于沉睡的时候多,反而是老公,吃尽了苦头。他一个晚上都不能睡,也不敢睡。害怕自己睡过去,就一直在手机上打麻将,手术出来后,我挂水一直挂到凌晨2:00.老公衣不解带,一直看着。期间,老公要帮我点眼药水,还帮我弄了两次小便。挂完水,老公开始睡觉。大概4:00,我开始呕吐。间隔着吐了两次。老公又立即起床为我清理。

就这样,折腾了一个晚上。早上,右眼不痛了。左眼还是痛。继续点药水。后来,听说我的眼睛痛是因为我麻醉后眼睛没有完全闭上的缘故。以前,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过。麻醉后,病人什么都不知道了,医生要是给病人戴个眼罩就行了。不然,事先告诉病人,让病人自己准备也行啊。

1110

没有吃早饭,也不想吃。

上午护士来拔掉了心电监测仪。于是,我起来吃了几口粥,感觉没有胃口。

中午吃了一点烂糊面,在老公的帮助下,开始自己下床去小便。

身上带着引流管,有点不方便,也感觉没有力气。

挂了一天水,一直到晚上10:00才挂完。晚上依然吃烂糊面,不过全部吃完了,胃口蛮好,不敢多咀嚼,咽下去时有点痛。

一整天还是睡得时候多,醒来后,就感觉不舒服。于是,让老公一会儿把床摇起来,一会儿放下去,把它忙得够呛。

今天,孙姐姐出院了。又来了一位病友,是个老婆婆。也是开甲状腺的。

1111

今天依然要挂水。

秦医生来过一次病房,依然那么温柔,看到她,我就觉得很踏实。

快到中午时,张医生来帮我拔掉了引流管。拔管时,我很紧张。脑海里又开始忆起《桃花源记》。

张医生的动作很轻柔,我也实在没有感觉到疼痛。引流管一拔掉,感觉无比轻松。只是,害怕牵动伤口,不敢多动。起床时还要老公在背后托一把。翻身时,自己也要用手托一托才行。下午,精神好多了,开始不满足于在病房里踱步,到外面走廊去走了几个来回。

隔壁床上住进一个有趣的病人,差不多五六十岁模样,生了乳腺癌,可是很乐观。一张嘴讲个不停,说的话又很惹人笑,好几次,我都受不住,想笑又不敢大笑,只好跑到病房外面。

(11月19日)

 

 
 
发表评论:
 
     
   
     
浙江博客欢迎您!